云南生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瑞金】王子与钢琴

时间:2021-11-16 20:51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云南生活网
又名《装模做样学钢琴的小王子一定能成为好面包师 和 滚开你们这些该死的有钱人别打搅我专心作曲的钢琴师》(??? 是我的摸鱼产物,结果摸出了一篇万字文 以下

又名《装模做样学钢琴的小王子一定能成为好面包师 和 滚开你们这些该死的有钱人别打搅我专心作曲的钢琴师》( , , ,

是我的摸鱼产物,结果摸出了一篇万字文


以下正文:


空荡荡的琴房将一切声音与外界阻隔,包括他们的心声。



“这一段重弹。”

“诶,可我又没弹错……”

“节奏不对,重来。”

金发的小王子嘟着嘴,乖乖把手重新放回琴键上,十分不走心的按顺序把它们一一压下,动作和神色里满是敷衍了事。

他的老师,国内数一数二的钢琴演奏家,却面不改色地听完了这段毫无精彩可言的演奏,在最后的一个音落下时默默的说道。

“可以了,继续吧。”

——丝毫没有要指导的意思。



金根本就不把自己当王子看待。

他没有贵族的高傲,也没有皇室的高贵,连上层社会的高雅都不具备——这位小王子心知肚明,作为国王的私生子,他和他的姐姐将来根本不会在这个城堡里有一席之地——除了象征贵族的金发,还有和国王如出一辙的蓝眸之外,他几乎能和王室撇清干系,当一个自在的普通人。

可遗憾的是,只因血缘,他不得不被锁在这个城堡里。

小王子以金丝雀的姿态,幻想着他的灵魂化作白鸽振翅飞向****。

好在国王并不在乎多两个子女的一口饭。即使金和姐姐的存在常常被别人在背后嘲弄,但表面上他们的头衔依旧是皇室成员,无论是待遇还是地位都和其他正统继承人无差,就凭这点来讲,他们日子过得相当不错。

可金真的不喜欢,他不喜欢条条框框,不喜欢宴会舞厅,更不喜欢一张张虚伪的嘴脸在自己面前假笑着说一些鬼才信的话。

“我不喜欢这里。”

还没国王大腿高的他拉扯着手边的衣角,在舞会大厅的角落里,对着他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姐姐悄悄低语。

“姐姐,等我们长大了就一起逃吧,逃得远远的。”

而舞会的那一头,某位年幼的钢琴师结束了最后的一个音符,双手重新放到膝上,静静倾听四周传来的掌声。

少年面无表情的脸凝视着面前的黑白琴键,没人能看得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气走了第三位老师,就会迎来第四位。

金垂着脑袋看向面前的乐谱,坐在琴椅上百无聊赖的晃腿,时不时用余光看向房间里唯一的门,巴不得那扇门永远别被推开。

金对音乐没有半点儿兴趣,他宁可花三小时去花园里抓一只七星瓢虫,也不肯坐在钢琴前弹奏半首小星星。可是“王子”必须要学会一门乐器,而金没有逃避的权利,他只好退而求次,选了一门最不用费劲的钢琴——反正钢琴怎么弹都不会发出奇怪的声音,总要比锯木头还害人害己的弦乐好。

他的这种半吊子精神无不体现在了演奏中,凭借出色的固执和死不悔改,成功让皇家特聘的音乐大师们一个接一个摔门而出。

下一个老师会是什么样的老头呢 ,金想得入神。戴假发 ,留胡子 ,说话刻薄又或者拖沓 ,一口一个王子殿下,然后表面尊敬背地里坏话不断,

……怎么样都好,只求对方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别再**自己练琴了。

门嘎吱一声被推开,金被脚步声吓得一个回神,有些慌乱地回头,第一眼就看到了来客的紫眼睛。

——还有对方眼神里的淡然。

“殿下,我是格瑞。”他的语气毫无起伏,“您的新任钢琴老师。”

“请多指教。”



“………”

“这首结束,请换下一首练习曲。”

“好,好的……呃,你不打算点评一下吗,”

“后半首的节奏有些快,其他都没有问题。”

“哦……”金有些说不出来的别扭,“格瑞老师,你不说些别的吗 ,比如说……”

一点都不用心、完全没有投入感情,之类的。

前几任老师几乎是把这些话颠来倒去的唠叨,金虽然被烦得耳朵出老茧,却也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这样的回应。可他的新老师——名为格瑞的年轻钢琴家,却从未提过这些字眼。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明明有些话都听腻了,可突然不再被这么唠叨,又会有种莫名的不自在……而且,金摸着良心想,那些也都是大实话,照理来讲不被唠叨才奇怪吧。

金小心翼翼的抬头,视线刚好落在走向他的格瑞身上,对他接下来应该会说出的话心生期待——却一点都感不到高兴。

年轻的音乐大师伸手为他摆放好新的乐谱,瞥了金一眼,缓缓开口。

“这首是今天的最后一首练习曲。”他停顿,又接上,“还有,不必叫我老师。”

只此一句。



格瑞和金之前的任何一位老师都不同,准确的说,他和这个城堡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同。

从这位年轻有为的钢琴师的眼睛里,他不曾看到过对权势的觊觎、对贵族的谄媚,抑或是对金钱的渴望。

甚至,在教课的时候,他也没见到格瑞对艺术的执着,否则在金第一次当着他面弹钢琴时,对方早就该开始喋喋不休,而不是随他亵渎艺术家心目中“高尚”的音乐。

金只曾在自己休息的片刻里看到过格瑞的其他表情——一个很细微的皱眉——除此之外,这个男人总是一副满不在乎的冷脸。

“而且他为什么不肯让我叫他老师呢。”

躺在床上的小王子仰着脖子看天花板的浮雕,大而豪华的寝室里只有他一个人,使得他自言自语的声音异常的清晰。

“真是个怪人。”

……怪人 ,金琢磨了一下这个词汇,突然从床上蹦了起来,一脸恍然大悟。



因为他自己也被形容成城堡里数一数二的“怪人”,不是吗,



小王子破天荒的提前到达琴房,坐下,随后颇为兴奋的等待格瑞的到来。这大概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渴望快点开始课程——虽然他的目的不是为了练琴,而是为了见到他的老师。

门准时被推开,穿着整齐的钢琴家刚从门后露出半个身子,金就已经从椅子上跳了下来,站的笔直。

“早上……”

“早上好,格瑞!”小王子打断了他的问好,又迅速说道,“快把门关上吧。”

琴房的隔音效果是最好的。

“我们今天不弹琴,可以吗,”

“……那请问殿下你打算干什么,”

金笑弯了眼睛,露出尖尖的虎牙。

“我们有一下午的时间,不如来聊聊天吧。”

——反正你根本不打算教我弹琴,我也没兴趣学。



格瑞在心里默默感叹,面前这位不学无术的小王子,才没有传闻里那样傻。

“你明明根本不想教我弹琴,那为什么还要应聘这个职位 ,”

“你从哪里看出来我不想教了。”

“可你都不让我喊你老师,也不指出我的问题。”金觉得这样的措辞有点偏差,于是补充道,“我是说,你只管我弹的对不对,根本不在乎我弹的好不好,对吗,”

格瑞下意识的想反驳,可他发现对方说得实在是太一针见血,到嘴的客套话也顺势重新咽回肚子里。

年轻的钢琴师随即面无表情的怔在原地。

小王子看上去倒是丝毫不介意说破格瑞的消极怠工,他从琴椅的盖子下拿出一盒饼干,跑到靠窗的小茶桌上,招呼格瑞赶紧坐过来。

“别担心,格瑞。”他咔哒一声掰开饼干盒,拿出一块黄油饼干递给格瑞,“我才不会打小报告呢。”

“你不想教,我不想学,那我们干嘛还要把时间浪费在没兴趣的事情上呢,还不如来聊点开心的事吧!”

他说得又大声又欢快,根本没有往常那种拿腔拿调的贵族语气,听上去自然可爱多了。

格瑞犹豫了片刻,最终迈向阳台。



——如果他们早点认识,或许就能更早成为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格瑞和金一同端起茶杯,在稍纵即逝的对视之间,如此感叹。

格瑞没有金想象的那么死板,而格瑞也不曾预料到金居然会这么敏锐——一个寡言少语,而另一个藏拙,只有那些真正愿意付出真心的人才能看到他们真切的那一面。他们甚至在几句交谈后失笑,感慨起他们表面上截然不同,灵魂却有着出乎意料的一致。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想呆在城堡里啊。”小王子用叉子摆弄盘中的糕点,“别说我不切实际,其实我也有在偷偷摸摸的学甜点,这样就可以在城里开个店养活自己和姐姐了。”

你知道的,后厨里的佣人总是很好说话。

格瑞没有否认对方的天马行空,可也没有出声赞同,因为他不打算破坏小王子的梦,可能是于心不忍,又可能是金笑得太小得意了,神气十足,看得钢琴师下意识的握住了一旁的羽毛笔,提起来在练习曲的背面写下一行字符。

这个动作他没有掩饰,可是金很懂分寸,他没有对此表示任何好奇心,也不多加询问,只是继续起刚才的话题。

“那格瑞你呢,你会选择当我的教师是为了什么,”

格瑞抬着笔,看纸面上的字干透了,又重新划了几道线,这才悠悠开口。

“为了逃避演出。”他的声音很好听,特别是在安静的琴房里,金可以充分享受格瑞的嗓音,绝不逊色于一段歌剧,“只要担任你的教师,我就不需要在宴会上进行演奏。”

“为什么,”

年纪轻轻就享誉盛名的钢琴家回答了小王子的疑问。

“因为我不喜欢那样的演奏。”

10

格瑞是一位钢琴家,彻彻底底的音乐家。

金一开始还以为格瑞对音乐根本不放在心上,所以才纵容他这么敷衍对待,可等他们真正意义上的交流后,小王子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错得几乎绕了地球一圈,才跌跌撞撞回到了最初那个正确无比的猜想上。

格瑞确实没把金的钢琴演奏放在心上,那完全是无视,可格瑞并非不在乎音乐,而是他只在乎自己的音乐。

但他又亲口说,他不喜欢演出。

“你的意思是,你不喜欢被大家看着弹钢琴,”

对于金的理解,格瑞表示否认。

“那究竟是为什么,”

是为什么呢,格瑞把目光投向窗外的花园,红玫瑰正开得茂盛,阳光照得露水发亮。他抬起笔,迅速写了一小段,随后边修改边回答金先前的疑问。

“因为我想让别人听我的音乐。”

——而不是宴会舞厅里那种谁都可以弹奏的旋律。

毫无疑问,金从格瑞的语气里听出了明显的嫌弃。

小王子一愣,叉子上的草莓掉回盘中,而本人却毫不自知。

原来一直板着脸的格瑞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啊……有点.....可爱呢。

他把草莓重新叉起来塞进嘴里,然后被酸得直抿嘴,刚好掩饰嘴角的弧度。

11

钢琴家和小王子彻底熟络的第二年,他们在上课时间偷偷溜出了城堡跑到了城里,在成功躲过卫士门的视线后融进了人群。

猜都不用猜,全是小王子的突发奇想,也全靠钢琴师的提前准备,他俩才能顺利抵达热闹的集市。

“我还以为你会把公主殿下一起拉出来。”

“姐姐她在忙别的事。”

小王子匆忙换上平民最流行的小马甲和麻裤,还特意找了顶帽子遮盖一下自己的金发,等他换装结束跑到钢琴师面前。

“我穿这身怎么样,会不会奇怪,”

面对小王子的意见征求,格瑞几乎找不出合适的点评——说“很合适”是对贵族的大不敬,可要说“不合适”,那天底下估计再没少年能像金一样把这身平民服穿得这么好看。

所以他只好压低嗓音,说了句“还行。”,脑海里止不住的开始响起欢快的巴赫。

“说起来,这好像是我第一次看格瑞你穿日常服呢。”

“似乎是的。”

格瑞拉扯了一下自己的领口,上面没有复杂的蕾丝也没有昂贵的胸针,是一件最普通的白衬衫,舒适而柔软,让人不自觉地放松下来。

金绕着格瑞转了一圈,又一圈,托着下巴一脸凝重,再双手一拍大声说道。

“嗯!这样子的格瑞果然更帅一点!”

钢琴家一时不知是该无奈还是该羞涩,不过他的身体本能的反应过来,伸出手抓住了对方的帽檐,然后用力一压,成功阻挡了对方发亮的蓝眼睛窥探的视线。

“快点出发。”金听见对方平淡的声音里出现了一丝波动,“再晚就回不去了。”

12

他们在集市里兜兜转转了一个下午。

期间,格瑞被金拽着去看了街头艺人的表演,随后小王子亲力亲为的为一对看上去很朴素但十分好看的手作耳环砍价,还买了两个新鲜出炉的面包邀请格瑞一起边走边吃——小王子熟门熟路到让钢琴家发指,不由猜想对方究竟背着皇室成员溜出来多少次,才能比这附近的居民还清楚哪根小道是通往哪条街的。

“表演看了,给姐姐的礼物买了,新品的面包也吃了……”

小王子边走边掰手指算他的行程,而一旁的钢琴家则把注意力全集中在了对方嘴角边的面包屑上。

“我们接下来干嘛,”

格瑞最终还是伸手,用指腹拭去了那零星点点的小麦粉末。

“回去,”

“唔…好、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这么早回去太亏了!”

小王子被格瑞突如其来的行为给吓得一怔,又迅速反应过来,连忙假装自然的接上了话题——对方动作坦荡,要是自己表现得扭扭捏捏,总有种奇怪的不**。

本来停留在对方脸上的视线开始四处飘,像是在找下一个拜访的去处,又像是在逃避对方疑惑的眼神。

慌乱一直持续到他的视线范围内出现了一块挂板,方才平复,取而代之涌上小王子心头的是做坏事时的紧张和兴奋。

“格瑞你成年了对吧。”

钢琴师的右眼皮猛地一跳。

小王子拉低帽檐,朝他露出尖尖的虎牙,指着街边尽头的木屋,义不容辞的说道。

“我们去那边的酒馆吃完饭再回去吧。”

随后,离十六岁生日还有大半年的金在成功说服格瑞后,大摇大摆的跟在他身后进入了未成年人止步的酒馆。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