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生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精准把握哄抬物价的内涵和****数额

时间:2021-10-22 07:15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云南生活网
精准把握哄抬物价的内涵和****数额 ——上海市某公司、谢某非法经营案****纪实 │应亦然 上海市某公司及被告人谢某****非法经营罪一案,是疫情期间上海市首例哄抬物价构成非法经营罪的案件。该案中谢某疫情发生前以5.125元每盒的价格购入一批普通民用口罩,

精准把握哄抬物价的内涵和****数额

——上海市某公司、谢某非法经营案****纪实

│应亦然

  上海市某公司及被告人谢某****非法经营罪一案,是疫情期间上海市首例哄抬物价构成非法经营罪的案件。该案中谢某疫情发生前以5.125元每盒的价格购入一批普通民用口罩,以每盒7元的价格对外****,疫情发生后,陆续抬价,从每盒21元涨至最高每盒198元,累计****1900余盒,****所得16万余元。上海市松江区检察院在办案中积极引导侦查取证,准确把握案件定性,确保了办案质量和效果。

  一、坚持早介入、早引导,确保证据收集到位

  依法惩治妨害疫情防控****是检察****的职责所在。上海市松江区检察院对该案高度重视,在区市场监管局查处之初就及时介入,第一时间会同市场监管局、********共同研究案情,并围绕2003年“****期间”最高人民****、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关于****妨害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六条关于哄抬物价****的规定,共同确定取证重点,着重收集****数量、非法获利等方面的证据。经查,该案被告人通过网上店铺****涉案口罩,需要至网络平台公司调取相关电子****。由于疫情期间外调不便,松江区检察院通过市场监管部门网上协助平台及时固定了该网店店铺信息、****记录等关键证据。********对被告人谢某立案后,松江区检察院继续引导侦查,补充收集了涉案公司经营状况、网上店铺****信息等证据,查明该案构成单位****的事实。在前期充分介入、引导侦查取证的基础上,松江区检察院在该案移送审查起诉后3天内提起公诉,实现依法快办、快诉。

  二、坚持依法定性,确保案件精准起诉

  松江区检察院在办案过程中特别注重对关键事实和关键法律点的审查。价格涨跌是市场经济中的正常现象,但价格的设定并不可随意为之,价格法、国务院《价格****行为行政处罚规定》(以下简称《规定》)等法律、行政法规对维护正常的价格秩序均作出了规定。那么“哄抬价格”在什么情况下构成刑事****呢?在该案****中,检察官主要把握了以下问题:

  一是准确把握“哄抬价格”的内涵。价格法第十四条规定了八种不正当价格行为,其中第(三)项是“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哄抬价格,推动商品价格过高上涨”。而《规定》第六条对价格法第十四条中“哄抬价格”的行为进行了细化规定,列举了三大情形,具体包括“捏造、散布涨价信息,扰乱市场价格秩序”“除生产自用外,超出正常的存储数量或者存储周期,大量囤积市场供应紧张、价格发生异常波动的商品,经价格主管部门告诫仍继续囤积”,以及“利用其他手段哄抬价格,推动商品价格过快、过高上涨”。在该案中,谢某没有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其在购进涉案口罩后至疫情发生前有正常****行为,也不属于囤积,故适用的情形是“利用其他手段哄抬价格”。对于上述“其他手段”的具体表现形式,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关于新型冠状****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查处哄抬价格****行为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第五条针对疫情期间的实际情况,又具化为通过搭售、提高配送费等方式变相涨价、超过正常进销差价率****等情形。具体到该起案件,谢某属于“单纯涨价”,适用的是该条第(三)项“经营者****同品种商品,超过1月19日前(含当日,下同)最后一次实际****的进销差价率”的规定。通过价格法、《规定》以及《指导意见》的层层指引,办案检察官明确了该案认定“哄抬价格”行为的依据。在对《指导意见》第五条第(三)项的适用中,需要注意以下两点:第一,对行为人行为进行评价的时间节点是1月19日,这主要是考虑,国家卫健委于1月20日发布公告,将****肺炎纳入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因此将商品1月19日前最后一次实际****的进销差价率作为参考,能够较为真实地反映市场供需状况和价格水平。第二,衡量的依据是“进销差价率”,这一度量可以充分考虑疫情发生后可能存在的进货成本上涨等因素,有利于直观判断哄抬价格的行为。

  二是把握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的衔接。早在2003年最高人民****、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解释》第六条规定,违反国家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期间有关市场经营、价格管理等规定,哄抬物价、牟取暴利的,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肺炎疫情发生后,最高人民****、最高人民检察院、****部、****部发布的《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感染肺炎疫情防控********的意见》第二条第(四)项再次明确,上述行为构成****的,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在具体适用法律过程中,检察****就****所得、进销差价率计算等问题,多次与市场监管部门沟通,听取专业意见,确保准确认定****数额。在****和****的界限上,最高人民检察院、****部《关于********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七十九条第(八)项具体规定了构成非法经营罪的****情节和数额标准,即个人非法经营数额5万元以上或****所得1万元以上;单位非法经营数额50万元以上或****所得10万元以上……。具体到该案中,该案属于单位****,****所得达16万余元,已经达到刑事处罚标准。

  三是综合考量刑事处罚的必要性。对“单纯涨价”型哄抬价格案件,是否超过正常进销差价率就必然予以刑事处罚?检察官认为对于此类非法经营****,应当持审慎的态度。疫情期间,企业生产、运输等成本上涨的情况客观存在,在评价刑事处罚必要性时,需要从经营者的实际状况、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程度等方面综合考量,不能单纯就涨价的结果来判断。在该起案件中,检察****主要从以下两个方面进行衡量:第一,疫情期间哄抬价格行为的危害性较大。在疫情防控期间,扰乱市场秩序、哄抬价格行为具有较平时更为严重的社会危害性,既扰乱疫情防控秩序,又制造、加剧社会恐慌,同时还推高了防护成本,导致低收入群体防护不足。第二,应考虑疫情防控不同阶段的社会危害程度。在该起案件中,谢某哄抬价格的行为发生在1月23日至1月29日,是疫情防控初期,且正值春节期间,许多企业尚未恢复生产,口罩供需缺口凸显。在疫情防控形势较为严峻之时哄抬价格,其社会危害性更为严重。

  三、坚持宽严相济,确保刑罚适用准确

  (全文详见《人民检察》2020年第8期或请关注《人民检察》微信公众号)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